直播就是一种“乞丐经济”

以前我说中国的直播就是一种“乞丐经济”,有人指责我,说我对思想太保守,不懂互联网金融。现在我逐渐的发现,直播业真的是一种“乞丐经济”。

只要进入任何一个网络直播间,你几乎都能听到连哄带骗的索取,或疯狂或发嗲或献媚的声音充斥着每个直播空间:

“谢谢宝宝的礼物!嗯啵一个~!

“好了,随着音乐,宝宝们的小礼物刷起来!摇摆!摇摆!嗯,刷起来!”

“哇!谢谢彪哥的法拉利,你真是我的亲老公,爱死你了……”

直播业的一位大咖曾直言不讳的公开说“性是第一生产力,无聊是第二生产力。所以中国网络主播产业从诞生之初,就与色情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现在中国的网络直播行业已经达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资本的狂欢滋生了众多的直播平台。有以YY为首的传统秀场,有以斗鱼、熊猫为例的游戏直播,有类似映客、花椒的泛娱乐直播,还有种种其他细分领域的垂直类直播。

艾瑞咨询调研报告显示,2016年平均三天就有一家直播平台成立。其中,已经有超过30家平台宣布完成融资,累计融资额突破50亿元。而支撑这些的直播平台的,却是亿万青少年的青春、学业与未来。

直播平台的顶层老板们,稳坐金字塔的顶端,笑看风云,不费吹灰之力分分钟都有成千上万的所谓“主播”们唾沫飞溅的替他索要要礼物,这些礼物通过神奇的互联网金融瞬间变成真金白银流进了老板的口袋。为什么千千万万的人甘愿充当直播平台的免费业务员呢?因为他们无法不相信直播平台炮制出来的天方夜谭一般的吸金传说,直播大BOSS们四处散播耸人听闻的暴富神话“某某女直播月收入超百万,更有胆大的据说跟网红女主播签约的年薪达2亿”。我估计那些所谓年薪2亿的女主播们磨干了嘴皮给老板赚够了钱之后,恐怕还得到厨房去泡一碗康师傅充饥呢。

我们设想一下,广大的青年都想着动动嘴皮子就一夜爆红然后暴富,那么谁还愿意去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万众创业奋斗创新呢?当美国的直播鼻祖都败下阵来之后,但我们中国的直播行业却在资本的强势催生之下呈现出一种变态的膨胀趋势,我敢预言,直播业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泡沫,如果不加以控制,其造成的社会问题和金融动荡将是灾难性的,所以必须引起一切有社会责任感者的高度重视。

美国的直播业为什么没有我们火?是美国人比我们笨吗?恰恰相反,因他们发现这种并不能创造社会财富的“乞丐金融”模式短暂的效益之后,隐藏着的则是无以弥补的社会问题和泡沫经济。

对于这个问题,稍微动动脑子想一下就会明白,谁都在干直播?无非就是那些无所事事的社会闲散人员和一部分好逸恶劳梦想一夜暴富的人,这样的人如果越来越多,中国的强国梦想恐怕还得推迟一百年。

当然,政府很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意识到这种病态的危险性,出台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将于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相信这一规定能够加速直播行业规范化,但我仔细看了这个规定,只是规范控制黄色暴力等影响社会风化的方面,并没有规定直播行业在未来何去何从。因为政府现在需要的是,你给我暂时的解决了一些就业,你就是有贡献的,至于未来你倒下或者继续活着,这并不是政府的责任,自由经济嘛,生死自选。

在可以想见的未来,随着老百姓对直播业新鲜感的丧失,直播业将进入他们的白垩纪,那个时候,中国直播室里面的傻子恐怕真的就不够用了。任你风骚女主播再怎么搔首弄姿恐怕也难以忽悠到礼物了。

在中国,傻子一旦不够用了,直播乞丐们恐怕真的难逃饿死的宿命。

Last modification:June 19th, 2020 at 12:48 am

Leave a Comment